您现在的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 >> 言情小说 >> 华巅录之仙神谣Txt电子书下载

华巅录之仙神谣TXT下载

华巅录之仙神谣
  • 书籍作者:允小胖
  • 书籍分类:言情小说
  • 书籍大小:2.05 MB
  • 书籍字数:1014327 字
  • 书籍来源:小莉莉
  • 书籍类型:txt电子书
  • 下载方式:全本免费
  • 写作进度:已完结
  • 更新时间:2018-11-07 08:57:44
  • 推荐信息:小说下载排行月榜
  • 快捷下载:不看简介直接下载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    说起涂山......
        这两千年来,好似没出过什么比狐仙触天还要惊天动地的事。
        而且六界太平之后,这两千年,唯有神若,魔穸两个狐仙先后触天;接下来,已千年不再有触天这种事发生。
        涂山,上古时候便已是崇高无比的地位,只因它所孕育出来的狐仙皆非凡品,且此地本就是六界生灵无限向往的修炼圣地,它是仙人妖界的交界点,终年仙气缭绕,神秘不凡。
        涂山氏之始祖,禹之妻也,曰女娇,绥绥白狐,庞庞九尾;而今涂山后裔,纯种血统高贵。
        涂山狐族,见之可得天下?
        涂山主峰之巅,屹立着庞大华丽的宫殿,左边这石柱有盘龙飞凤,右边这石柱是麒麟白虎,皆是上古神兽的象征;片砖片瓦,嵌琉璃,镶金箔,地上总是仙雾缭绕,远看着,这华伟的宫殿似乎就是那么嵌在云端之上。
        狐族涂山一氏,自古便是美丽高贵而又神秘莫测,今,涂山一氏最纯正的后代,仅仅三人。
        惊鸿宝殿里,以檀木为门,以范金为柱,以水晶为灯;以黑玉石为地,以条条轻红纱饰顶,微风袭来,这些轻纱便飘舞起来,似曼妙的舞姬,旖旎冷清。除此之外,便再无多余的装饰,只有正门进去便可见到的那座高高在上的玉鼎,它通身红光,约莫五尺高,直径也很宽,它被供在高处,要走上那两边纯金的楼梯方可接近,就像凡间皇帝的龙椅那般。
        而鼎上,凭空悬着一幅画像,画中女子一身白衣,真如这宝殿之名,翩若惊鸿般的美貌,她就是那么笑着,静静地便可倾倒众生;届笑春桃兮,云堆翠髻;唇绽樱颗兮,榴齿含香。
        画像之下,亦悬着一个木盒子,它一直陪伴着画像中人。
        鼎旁,也有一女子懒散地倚在红光之下,她与画中女子一样,可堪称六界极品,绝伦之美貌,妖娆之身段,额上都有迷人的花钿;尽管是倚着,也芳华尽显,让人顿时明了,什么才叫秀色可餐,她素服淡妆,娴静犹如花照水,朱颜浅笑,芳容丽质更妖娆。
        轻启薄唇,淡淡而语,“姐姐,许久未来看你,你可还好?”
        惊鸿宝殿只她一人,空间虽大可也只有这一尊红光玉鼎,她好像自言自语,又好像真有她的姐姐在与她对话。
        就只有这句话,过了许久,大殿内再也没有任何声音,她也一直是静静地闭着眼睛倚在那里,陪着画像里的美人。
        突然,一道玫光闪进了惊鸿宝殿,划过那鼎旁美人的双眼,她一惊,双眸猛地睁开;下一刻,顿时感觉天崩地裂般地,整座惊鸿宝殿好似要被震散,天地间好似再一次被撞了不周山,只顷刻,安静的惊鸿宝殿就犹如天灾降临的现场。
        美人站起,在强烈震动中安之若泰,丝毫不受影响,她美眸微眯,好像对这种情况很是熟悉,像是在静静地等它结束。
        余震过后,美人飞下放着玉鼎的高台,看着外头,此时的涂山之巅,正四处弥漫着一种玫红色的光芒,直冲云霄,而在惊鸿宝殿西侧,远远望去都一清二楚的,那九根玫红色的光柱,高高地耸立着。
        美人的眸光更暗了。
        “姐姐,姐姐!”殿外银铃般的女声,伴随着那身着青衣,袅娜身姿,顶着桃羞杏让,不输里面二位美貌的女子一同而来,一下子,惊鸿宝殿让人惊鸿的花钿美人,不管静的动的,足足三个;可她神色紧张,步伐也不轻松,她一进殿,更让里面的美人神情肃穆。“姐姐,老四,刚刚是老四,她......”
        “当真?”只这二字,便可知晓她们究竟有多紧张。
        “是,姐姐,老四她,触天了。”
        原本无比平静的话此时激得她们姐妹两人内心翻涌,那种感觉并不比刚才的强震差,涂山神若美眸一抬,目光直指那九根光柱,“魔穸,这不可能。”冷冷一句话,好似寒江水,冻人千尺。
        “可,可是她在解言台上触天,我亲眼所见,姐姐你现在不也看着老四的天尾吗?御瑛阙里的星狐图,定也已有老四刚刚散发出来的灵力而形成的狐珠嵌在上面了。”
        涂山神若还是盯着西侧,“过去看看仙夙。”
        施了法术,一下子就到了解言台,而两姐妹才到,涂山神若便不可置信地看着解言台上,站着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,她现在正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背后,那九条透明又不透明,且庞大无比,直逼头顶的九重天,发着玫红色光芒的尾巴,像是要把天给它戳出个洞那般,而她那纯真的笑,与这九尾完全不符。
        “她当真触天了。”涂山神若轻启朱唇吐出这一句。
        而所谓“触天”,便是狐仙修炼到了制高点,像今天这样惊天动地宣告六界自己已然修出九条天尾,化身六界最尊贵的九尾天狐,就是触天,而触天这只是涂山自古的叫法,不过现在六界都是这样称呼九尾天狐初炼成之时。
        “魔穸,去御瑛阙。”说着两人又一次施了法术,一下子又来到了另外一峰的御瑛阙。
        涂山的御瑛阙就是一座藏,里面藏书千万,各式法术仙术应有尽有,囊括了六界之书,但这里外人不得随意出入,所以大门常年紧闭,涂山魔穸先她姐姐一步,挥了下衣袖,擦出一小道青光,大门便自动开启。
        两人二话不说,进去就直接飞上最顶一层,再打开顶层的唯一房门,进去一看,果不其然,里面只有一幅刻在墙上的石图,石图刻的都是上古时候的涂山景象,而在石图中间那块似乎有意被划分出来的圆圈里,赫然多出了一颗玫红色的灵珠,它还闪闪发亮,与旁边的紫色灵珠,青色灵珠一同发着光,唯有一颗白色的灵珠是暗着的,好似没有生命了一样。
        这幅星狐图,上面就是多了一颗灵珠。
        “姐姐,这不是我们姐妹在做梦,老四是真的触天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她不过四百岁,修为都还没有一个道行颇深的小妖深厚,放在凡间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,她怎么可能以这种修为这个年纪修出九条天尾,变成九尾天狐?”她的言语,饱含不敢相信,饱含种种质疑,尤其是对着那颗灵珠。
        “姐姐,老四绝非寻常狐仙,就算她身上真有继承我们涂山一氏上古便世代胎传的传奇灵力,她也绝不可能有这样通天的本领,更何况胎传灵力只有头胎最强,你我姐妹不是父母亲头胎都没有继承到最强的灵力;而老四此等能力,即使大姐在世,只怕也望尘莫及。”涂山魔穸上前轻抚灵珠,字字珠玑直击涂山神若内心,美眸轻闭,似在感知灵珠的气息。“而且,有大姐的气息。”
        涂山神若也闭上眼,闪过的都是刚才见到的那一幕幕玫红,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触天那会,受了多少苦,耗了多少心力,魔穸也是如此,自古,所有想要触天的狐仙,所历的劫都不好受;可现在,涂山老幺的触天之路,竟如此轻易?
        显然,这种惊天动地,是真正的惊天动地,狐仙触天,是六界皆知的惊天动地,那股子气息会传遍六界,七天不会退散。
        华录山,潼峰。
        仙界至高,与涂山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仙家圣地,华录山乃上古正神灵力汇聚之所,虽不及涂山灵力来得更为纯净,可发展至今,已然变成修仙习道的重地,历代玄尊坐镇,广收门徒,以效劳于六界的太平。
        华录山主峰,是玄尊所在,因历代玄尊的坐镇,华录山威望很高,在六界所树立的威名,形色远扬。华录山是仙家圣地,自是同涂山一般,仙气缭绕,更多了一份仙家的清冷与不可亵渎的清贵,涂山宫殿讲究的是华贵,而华录的大殿,自有一份仙家的高贵,但没有涂山的华丽;就像莲花,那般清高。
        大殿内,站着四个身着白袍,仙风道骨的仙人,为首的那位,衣着上还多了一抹蓝色,只他一人背对着门口,其余三人的眼光,都望着外头,那如今谁都看得见的那抹玫红。
        “这气息,莫不是有狐仙触天了?”明明满头华发,可却没有胡须,这位仙者神情肃穆,自身独有的于这华录山的仙骨气息,他是这华录山修为最深的长老,白流圣。
        “那个方向,果然还是涂山啊。”另外一位则与华发的这位相反,他虽满头青丝,但是看他的胡须便知其年事已高,自有一份独特的老成和清冷,长相虽不及白长老稍加俊朗,但这位云焕长老自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,相信平常也定是严肃不已,且纪律严明。
        三位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位,就实实在在看着有点像纨绔公子哥,举止没有白长老矜持,也没有云长老稳重,多了好些分的戏谑,“不知道这次触天的又是哪位狐仙啊?哎呀,六界又多了一位姑赐啊。”
        “许是涂山老幺吧。”淡淡的声音响起,正是那个背对着大家的男子,他身上有不同于这三位长老的冷清气息,只看着背影,以一字形容便可仙。他微微转过身子,“涂山狐仙触天,是对六界太平的保障。”
        陌上人如玉,而公子只应存于墨画之上,谦谦仙家,华录难得一如此,容如玉,气可盖苍梧之云的尊者;六界众生,活于这尊容之下,有道是哪家仙者如此风流?倾倒众生,自己,却不曾动容。
        长老们也正琢磨着,需要给涂山贺个喜吗?
        玄尊风七辞鼎立于潼峰之巅,在仙界的制高点,静看六界;而他俊俏神祇的脸庞,那冷清的双眸,就是那么看着远处的玫光。
        “不过怎么这次触天,感觉和涂山神若,涂山魔穸都不一样啊。”云焕的双眼一样离不开那光芒,那种灵力冲天的气息。
        “若真是涂山老幺,那这冲天的灵力和仙气,也不是那么奇怪了,你想她不过千年修为,还以那种胎身,竟能触天?”白流圣不假思索地答上云焕的疑问,而且他的口气,格外平静。
        “天纵奇才,我能感觉到一丝丝,涂山妖惠的气息。”风七辞一开口,就犹如神祇要给众生下命令一般,即使再平静,也有如风吹海面。
        “什么?!”
        他的眸光,清冷之至。
        而,在冥界,狐仙的触天,对他们的影响,却是最大的。
        冥界,一片死寂。
        幽清殿内,毫无生气;陈设齐全,唯有后方墙上一面铜镜,诡异不已。忽闻脚步声来袭,那女子,看着铜镜反射的自己,微微恭了恭礼,“魔尊。”
        听到这声唤,铜镜似乎有灵性,一团黑色浓雾萦绕开来,让这个铜镜更是诡谲,黑色浓雾在镜中凝聚,镜面就有了一双眼睛,一双邪恶的眼睛。
        “这熟悉不已的狐仙触天的气息,两千年来,是第三次了。”机械般的重音响起,有如死神降临。
        “魔尊,是涂山仙夙。”女子身着一身月白色襦衫,端庄大气,身材也极为姣好,只是她的脸上,多了一张面纱。
        “不过才修炼了千年,并且此前还是死胎之身,还是涂山姐妹传世灵力继承最弱的一个,却还能以这种能力为基础触天?”
        “魔尊打算如何?”
        那黑影叹了口气,“本尊苦等两千年等不来半件神器,只等来了涂山一氏残种一个接一个触天,你们这办事效率可真让本尊刮目相看啊。”他的口气虽然平静,可是萦绕在幽清殿里便是格外有威慑力。
        月白色衣衫的女子一下子低下了头,颤颤道,“魔尊,是属下办事不力,不过您放心,属下定会尽全力,早日为魔尊找回所有神器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说恭维的话谁不会?还不是得等本尊恢复尊身之后,自己去找吗?”
        “魔尊,自从两千年前大战结束,神器分散,想找回来着实不易,气息又极为微弱根本无迹可寻,除掉放在涂山和华录山的几件,以及魔尊您手上的神农鼎,其他的,属下们真的尽力在找寻;还请魔尊,再给属下一些时间。”
        “总之,再等些时日,本尊便可恢复尊身和一些魔力。”铜镜里的那双眼睛闭了闭,“这股触天的气息,怎么会有一丝丝,涂山妖惠的味道?”
        “什么?!”女子的神色,一下子紧张起来,双眼颤抖着,似乎很害怕,害怕这个名字。
        “怎么?害怕了?”
        “没,没有;只是魔尊,涂山妖惠已经羽化两千年,想是魔尊恍惚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哼,你不要因为自己对涂山妖惠的忌讳,就急于否定事实;涂山妖惠确实羽化了,但她的气息本尊是永生难忘,而你的身边,也无时不刻围绕着涂山妖惠的戾气。”
        魔尊的言语字字都扰乱着女子的心神,她真的格外害怕。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两千年前胆子大包天,现在怎么畏畏缩缩的?行了,你们找神器的精力如此有限,还是多去吸收涂山的灵力吧。”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女子退出这幽冷的幽清殿。
        涂山妖惠,你这是知道当初没把我们赶尽杀绝,要回来借你的小妹了断了一切是吗?
        七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        涂山仙夙触天这件事早就六界皆知了,六界都因新的天狐诞生而躁动着,只有涂山上上下下很是平静,生活在这里的涂山生灵各族各类都当这是件极为平常的事,除了大家都对涂山的幺小姐说些恭祝的话外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;因为大家都知道,涂山的掌管者,都不喜欢张扬和热闹。
        神峰漱澜殿,是涂山神若的寝宫所在,涂山的宫殿都在讲究华贵,作为万狐之皇当然更不例外,她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大座上,翘着腿,反手撑着脸懒散地倚着,眼前是自己漂浮着的书卷,正发着光一页接着一页地翻动着。
        因为太美,六界众生自古,都只会对涂山狐族,折腰。
        “姐姐是在忙吗?”涂山魔穸一身青衣款款而来。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这些都是银斋那边送来的礼品清单;闲来无聊,翻来看看。”不知为何,这涂山天狐说话,就是一股子重音,悠远深邃。
        涂山魔穸笑了笑,“最近涂山的门槛都快被踏平了,这些四方人还真是和你我触天那会一个模样,姐姐不也早习惯了吗?”
        涂山神若起身,手轻轻一挥,那卷书便消失了,“涂山不喜张扬,这些礼物,我又一个都看不上。”
        “也真难为他们了,涂山结界他们打不开,也进不来,连当面给老四送个礼都没机会,只能放在涂山下让狐娥去领。”
        “这要是真让他们进来,涂山,不成菜市场,那才怪。”
        涂山魔穸还是笑着,“看来老四触天,姐姐并不怎么开心啊。”
        “很奇怪吗?你触天时,我也不是特别高兴。”她异常冷清的话,着实是让涂山魔穸伤心啊。“不过还好如今六界皆知仙夙起码有千岁之龄,当年幸亏有听你的建议去向六界澄清,不然仙夙以四百岁低龄触天这消息要传出去,指不定又是大乱一场。”
        “涂山当年卖的,可是几千年的诚信啊。”涂山魔穸的笑容越发地诡异,“老四当初的事情至今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一千年都过去了,姐姐你还是很在意吗?”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在意,从姐姐羽化那时起,仙夙,就一直是个谜。”
        她们姐妹,眼神不一致,但内心,都在想着同一件事情。
        仙峰这边,筱阁里,住着的,就是最近七天,六界的焦点人物涂山仙夙。
        就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而已,她承袭了涂山狐族的天生丽质,这才四百岁的年纪,便已然可以看出未来彻底成长后的仪态万千,而她额上天生着一个玫色梨花样的花钿;这样的小女孩,让人难以相信,她能触天。
        七天刚过,触天气息稍稍退散,而触天之后便像个没事人一样的主角在自己的筱阁,继续慢慢修炼;其实作为狐仙,谁都可以触天,只要有能力,敢突破自己,还敢豁出性命,那就有希望成为六界景仰的对象;雄性天狐称叔祖,雌性天狐称姑赐,涂山一族之所以能老成万狐之皇,就是天生优势,无人可匹敌。
        而涂山仙夙本身年纪小,修为还不太够,触天根本不可能。
        涂山神若和涂山魔穸是知道自己妹妹身上的神奇,才对触天一事惊讶了不久后就恢复平静。
        “果然触天之后,灵力在体内澎湃着,比以前强太多了。”涂山仙夙在筱阁的房间里打坐,她的周身都围绕着玫色气息,因为灵力的启用,刮起了风。
        可是突然,她的灵力好像在往一边流失,那些玫红在减少。
        涂山仙夙停下了运功,睁开双眼,大喊,“通棣!!你又吃我的灵力!”可话才刚喊完,涂山仙夙便呆了,因为通棣兽正在她面前呼呼大睡着,怎么可能吃她的灵力呢?
        取而代之出现在涂山仙夙面前的,竟是一把折扇?它通体散发着水蓝色的光芒,那种气息,让涂山仙夙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亲切,她震惊地看着在自己眼前飘着的折扇,她的手不受控制地就伸出去,要接下它。
        而拿到手之后,它竟然散发出极其强大的灵力,顿时筱阁一片水蓝,睡着的通棣兽也被惊醒,涂山仙夙自己手握着折扇也惊恐万分,“这,这是,什么?”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,折扇恢复正常,水蓝气息逐渐退散,它的原形渐渐显露,只见它以白玉为骨架,以蓝纱为扇面,还挂有玉穗子,涂山仙夙将它拿在手里,感觉熟悉不已,而且自己最原始的灵力竟能与它共鸣?
        而接下来,更让涂山仙夙吃惊。
        只见周围水蓝退去后,她所处的环境开始不再是筱阁,而是被带来了一个仙雾缭绕,气势宏伟的大宫殿外,折扇自己从她手里脱离,像是在指引她,进入那个宫殿。
        涂山仙夙在惊奇中伸出手,想碰上宫殿的大门,可是却意外地触碰到了宫殿外的结界,可结界经她一碰,结界竟自己打开了,折扇也在结界打开后,先一步“飞”进去,涂山仙夙也跟了上去。
        这座宫殿,与涂山主峰的惊鸿宝殿有过之而无不及,里面的华贵与典雅,却与如今的建筑不同,那是一座上古神祇。
        折扇引她来到主殿,主殿正中,赫然立着一座高高在上的玉椅。
        “这,这是,你要我,坐上去吗?”
        因为折扇就飘在玉座上,好似在那边等着她。
        涂山仙夙就真的走上去,坐了下来。“这感觉......”很熟悉,而且是很诡异的熟悉。
        然后,这幻境,消失了。

    0
    0
    +++本文作者允小胖的其它电子书下载+++

    用户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您认真填写评论。您的观点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(*^__^*) 嘻嘻……
    《华巅录之仙神谣》最新评论